疫情对美军影响有多大?
新冠病毒或将“肆虐”美海外驻军

(本系列均为大发排列5|排列3技巧、南方人物周刊原创,限时免费阅读中)

一场疫情,搅乱了世界头号强者美军在全球的部署,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这是2018年8月7日在阿富汗卢格尔省拍摄的美军资料照片。驻阿富汗美军和北约部队最高指挥官斯科特·米勒19日宣布,近日抵达阿富汗的美军人员正全体接受隔离观察,暂停活动,以防新型冠状病毒感染。 (新华社/路透/图)

近一周来,新冠疫情在美军及各国军队传播的消息接踵而至。病例从零到有,从少量到暴涨,在“彪悍狡猾”的病毒面前,各国军队接连“中招”,数以万计的军人被隔离……美军首当其冲。

据《国会山报》报道,美国海军代理部长托马斯·莫德利3月24日表示,在菲律宾海执行任务的“罗斯福”号航空母舰上,有三名水兵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这是美国海军首次在执行任务的军舰上发现确诊病例。莫德利表示,这三名水兵已被隔离,当天被送离该航母,而航母上共有5000多名船员。

美国海军仍在调查罗斯福号航母上的疫情是如何蔓延的。美国海军作战部长海军麦克·吉尔迪上将说,目前还不清楚病毒来自哪里,这艘航母15天前停靠了越南岘港,但并未靠泊码头,只是用直升机运送人员和物资。

另外已有三艘美国海军舰艇上出现多名病例,美军已开始为一些海外执行任务的军人,进行新冠病毒检测。随着测试范围越来越大,美军确诊人数也不断增加。

2020年3月22日,美国海军协会新闻网站报道称,美国国防部出现首例感染新冠病毒死亡病例,该部一名国防承包商在感染新冠病毒后死亡。

美国国防部同一天宣布,111名军人确诊感染新冠病毒,这一数字比两天前几乎翻了一倍(3月20日为67名军人),美军中央司令部也出现新冠确诊病例。

一场疫情,搅乱了美军全球部署

随着新冠病毒感染疫情在美国蔓延,美军的“神经中枢”——位于首都华盛顿的五角大楼也日益警惕,为未来可能的隔离工作做准备。

从2020年3月16日开始,美国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 (Mark Esper)和副部长大卫·诺奎斯特(David Norquist)处于“物理隔离状态”,与其他人通过视频电话沟通。目前,五角大楼已经出现37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其中包括18名军人。

美国国防部已经开始认真筛查进入国防部长居所的人员,控制人员数量。

埃斯珀在报告中说,如果疫情暴发,美军国家指挥中心(NMCC)能在大楼封锁的状态下运行几周。指挥中心是五角大楼最为机密的所在,部分建筑设在地下,为美军所有情报和行动信息交换的通讯中心。

屋漏偏遭连阴雨。德国国防部在柏林对媒体表示,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美国决定退出“欧洲捍卫者-2020”联合军演(Defender Europe 2020)。该军演原本由美国主导,参演人数达3.7万人,是北约近25年来规模最大的军演。

但欧洲军队高层军官“中招”的消息不断传出。

波兰武装部队总司令雅罗斯瓦夫·米卡、意大利陆军参谋长萨尔瓦多莱·法利纳先后证实感染新冠病毒,美国陆军驻欧洲部队总司令克里斯多弗·卡沃利也出现疑似症状,偏偏就在此前,他们都出席了为演习做准备的北约成员国陆军指挥官会议。

在非战争时期,如此多的高级将领接连受到同一种病毒感染,这在世界各国军队史上都极为罕见。更重要的是,本次演习中的2万余名士兵,是从美国本土海运来的。

欧洲国家担心,如果这些美军中有大量的病毒携带者,将会波及参演的多国部队。北约内部已出现呼声,要求暂停这次演习。

无独有偶,韩国的疫情不仅让韩军数千人中招,另外还有近万人被隔离,病毒也扩散到了驻韩美军中间,目前已经有数名人员出现感染症状。美军严格地封闭了所有的驻韩军事基地,并已暂停军官和家属们前往韩国和意大利地区服役或是返回美国的计划。

美国《海军时报》网站2020年3月19日报道,由于对新冠病毒传播的担忧,将有近16万名美国海军官兵的升迁被暂停。

“为保护我们部队的健康和安全并支持选拔委员会成员的地域多样性,所有计划于2020年3月24日或以后在美国海军人事司令部(NPC)召开的晋升(晋衔)及其他选拔委员会工作均推迟举行,直到进一步通知。”美国海军人事部副部长约翰·诺维尔解释说,

为了减少新冠病毒在军中扩散,美军已采取一些防护型措施,如取消军事演习、将舰船自我隔离、密切监视新兵健康状况等等。

一场疫情,搅乱了世界头号强者美军在全球的部署,可谓是“前无古人”。

疫情对军队的杀伤力无可匹敌

美国《海军时报》网站3月18日报道,三艘美国海军舰艇上已出现了至少四例新冠肺炎病例:“拳师”号两栖攻击舰上有两名海军士兵的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另有两名海军士兵——一名属于“拉尔夫·约翰逊”号导弹驱逐舰,一名属于“科罗纳多”号濒海战斗舰——新冠病毒检测也呈阳性。

国防部担心,疾病可能会在海军中迅速扩散,现在在海上有美军罗斯福号航母战斗群,杜鲁门号航母战斗群,艾森豪威尔号航母战斗群等,有两万多人集中生活在空间狭窄的军舰上,这些舰队都有任务,很难立刻进入港口靠岸。

其实,军队是一个对疫情最为敏感的群体。

军队大部分时间都是集体活动,空间狭小拥挤,一旦出现疫情,在这有限的空间和高度密集的人群中,传染扩散就几乎是不可控制的。目前,尚不清楚病毒在美军扩散规模究竟如何。

为了遏制疫情扩散势头,美国军方开始主动全力阻击。

3月17日,美军宣布,已研制出一款新冠病毒疫苗,并进入临床试验阶段。为了应对最坏的情况发生,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说:“我们希望成为最后一招。”

由于新冠病毒危机,美国军事规划者正在研究一种 “特殊情况”,为一系列极端情况做好准备。

据美国《新闻周刊》透露,尽管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副总统彭斯的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均为阴性,但美军在二十多天前就发布了待命指令,预备假如美国出现“所有宪法规定的总统继任者丧失履行职务的能力”,一位美国作战指挥官特伦斯·J·奥肖内西将军(Terrence J. O'Shaughnessy)将出面领导美国。

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现年55岁的四星上将奥肖内西,1986年毕业于美国空军学院。曾担任过驻韩美军司令部副司令,现为美国北方司令部的总指挥官。

不过,该报道同时指出,即使发生了军方接管的这种情况,也只是临时措施,只会持续到新的政府领导人上任。

“病毒的肆虐恰恰说明战争的愚蠢”

美国《军事时报》2020年3月20日报道,新冠病毒破坏了美国退出该国历时最长的战争——阿富汗战争的计划,可能会破坏和平进程。为阻止新冠病毒扩散而实施的隔离措施,可能会在未来几个月里减慢美国部队撤离阿富汗的速度。

“保护部队人员是我们的首要任务。”美国驻阿富汗部队发言人桑尼莱格特陆军上校表示,根据美军发布的消息,上周抵达阿富汗的大约1500名人员、部队和军火商,目前居住在隔离设施中,以阻止病毒的传播。

《纽约时报》的报道显示,这些部队“正在做出必要的调整,暂时暂停人员进入战区的行动”。

同时,美军也担心,所有海外士兵从战场回家时,会带着多少病毒。就像当年一战时,美军把“猪流感”变成“西班牙流感”一样……

1918年3月,美国堪萨斯州一个养猪场里,原本只存在于候鸟身上的H1N1型冠状病毒,不知道为什么产生变异,感染了农场里的猪,这种病毒又迅速感染人类。

很快,靠近农场的一个军营里,不少士兵突然出现了感冒的现象,最开始患者只是头痛发烧。1918年是一个特殊年份,正好是美国参加一战,处于扩编和整训军队的高峰期,所以压根就没人在意此事。

美军不断前往欧洲,这个“感冒”也出现在了英国和法国等地,恰逢此时,德国垂死挣扎发动了“皇帝会战”等一系列猛烈的攻势,军队里普遍存在“感冒”的现象,也没有引发足够重视。

到了8月,这个“感冒”变得可怕起来,许多身强力壮的士兵一夜之间卧床不起,迅速出现肺炎的症状,咳血,呼吸困难,然后在短时间内死去。

尽管在进行世界大战,但美英法等国海上运输和贸易还是非常活跃,于是这个“感冒”也就随着船只、水手和乘客们,在三四个月时间里快速扩散到了全世界。

随后两年,每逢秋冬,这个可怕的“感冒”就要流行一次,到了1920年的春天,它又神秘地消失了。不过,这次“流感”造成的后果极其严重:全世界约10亿人感染,至少5000万人死亡。

因为当时欧洲主要国家都在忙于战争,交战各方进行了严格的信息管控,只有中立国的西班牙媒体纷纷报道,“流行中的感冒是一场跟战争一样可怕的灾难”,并且连西班牙国王都成了患者之一。于是,这场由传染病引发的疫情,最后被称为“西班牙流感”。

现在对一百多年前那次“流感”进行复盘,不难发现,如果当时美军没有急速扩编军队到处设置新的训练营地,没有跨洋大规模调动到欧洲,也许等到炎热的夏季来临之时,疫情就不至于在欧洲出现变异并大规模暴发……

因此,在新冠疫情大规模暴发的风口浪尖,如果再出现美军数万人跨洋调动,历史会不会再次重演,真的不好说。

现在,在美军“拳击手”号两栖攻击舰等三艘军舰上,分别已经发现病毒感染者。海上的美军舰队已经成为病毒传播温床,谁也不知道,自己身边谁才是可能的感染者。现在,整个美军航母舰队也是人心惶惶。

美军正在航母上建立机动式病毒检测医院,同时出动海军医疗队支援在航母上的医疗队对舰队进行病毒检测。其军事行动能力是否会遭受一轮疫情的冲击,现在难以评估。

此前,美国五角大楼认为,新冠病毒的主要威胁在海外,而不是国内。主要是在日本、意大利北部和韩国,上述地区的指挥官已经限制了军事基地的进出,并减少军人非必要的外出。但随着美国国内疫情的暴发,形势出现了新的变化。

最近,美国总统特朗普出现在电视镜头前谈论疫情时,其身后经常站着几位身着海军军官制服的人物。其实,这不是美国海军军官,而是一支不太引人注意的“非武装现役制”部队——公共卫生军官团的成员。

美国原本的疾控体系,发源于战争需要,美国疾控中心(CDC)前身就是“战地疟疾控制办”,随着二战中美军作战范围不断扩大,到了今天,其他疾病诸如梅毒、淋病和职业病等也归该机构研究和控制了。

公共卫生服务局与CDC同属卫生和社会福利部,该局主要职责是管理和运行公共卫生军官团。这支队伍有6700多人,全部是军官而且人人都有医生执照,他们穿着美国海军军装,采用同样的军衔,只是其军衔标志上不用美国海军的徽章。

CDC成员中,除了民事人员外,也有大量的公共卫生军官团人员。他们通过平时严格划分的三级动员体制,能够在72小时之内全数出动赶往疫情最为严重的地区进行应对。

将一个防疫部门设置成军事化单位,其实看中的就是军队的纪律性和执行力,如今,这支部队的表现,正在受到疫情的考验。

“病毒的肆虐恰恰说明战争的愚蠢,我呼吁——世界各地立即实现全球停火……我们要停止战斗……摒弃不信任和敌意。”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呼吁,疫情如此有杀伤力,冲突地区应该放下枪,共同转向抗击疫情攻防战,制止病毒传播。

订阅大发排列5|排列3技巧会员,支持原创优质内容。成为南周会员,尊享七大权益,在一起,读懂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