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涛 放掉大家口中的央视当家花旦,我没那么痛

2017年起,周涛终于可以和家人一起过除夕,也能坐在电视机前看春晚了。她会看到节目结束,字幕放完,一边看一边回忆,下个节目演员该从几号门上场,上个节目演员从哪个门撤走,下面切换了,小品该上道具了……“好像我还在那里,就像梦境一样”

2017年起,周涛终于可以和家人一起过除夕,也能坐在电视机前看春晚了。她会看到节目结束,字幕放完,一边看一边回忆,下个节目演员该从几号门上场,上个节目演员从哪个门撤走,下面切换了,小品该上道具了……“好像我还在那里,就像梦境一样”

(本文首发于南方人物周刊2019年第28期)

周涛 图/本刊记者 梁辰

前央视主持人周涛的故事,有两种讲法。

周涛的电视人生涯看起来很顺利:高中毕业考入北京广播学院(现中国传媒大学)播音系,毕业顺利留在北京,顺利进了北京电视台,顺利去了中央电视台,顺利被借调到北京奥林匹克委员会工作,回央视后担任央视文艺中心副主任,2016年离开央视,顺利成为一系列大型节目的总导演至今。

另一种讲述中,周涛有些磕绊。参加广播学院艺考前,她几乎没有基础,复试险些因各种事故而错过。毕业留北京,去一家单位担任配音工作,熬了两年半才得到进入北京电视台的机会。加入央视后,她主持《综艺大观》,在前任主持倪萍的盛名之下摸索两年半,终于争取到话语权。去奥组委工作的选择,被外界视为“放弃央视当家花旦”的举动。等再归来,新一批女主持人风头正劲。她的黄金主持生涯看起来灿烂却短暂,尽管她主持了17次春晚,至今仍为所有央视女主持人之最。比起至今仍活跃在荧屏上的倪萍和晚几年进入央视的董卿,她似乎更热衷于幕后。

纪律成为勾连两种讲述的绳子。“在任何一个单位都有纪律,我们所在的CCTV有CCTV的纪律,这是我们心里的准绳。”这是周涛主持生涯中最重要的事。

她曾在2008年奥运会开幕式彩排上试图挑战纪律。由于参与奥组委的工作多年,她比其他主持人更了解奥运会开幕式的筹备情况。担任解说时,讲到活字印刷的部分,她脱稿讲了参与表演的武警战士数量和准备时间,解释创意来源。耳麦里传来台长的声音:周涛,按稿子说。她知道,这是纪律。开幕式当天,她全程按稿解说。“纪律是不讲条件的事,要无条件遵守。”

她的面目因此变得规矩,规矩与她本来的性格交叠,映照在生活中:人前,她眉眼柔和、情绪稳定,说话字正腔圆、娓娓道来,一脸风调雨顺。她仪态端庄,语调无需铺排也能抑扬张弛。她表达清晰,语句通顺,绝少错漏,一如在任何一台大型晚会中所呈现的模样。

认同纪律后,她学会在规定框架内将诉求合理表达与突破。加入《综艺大观》之后的前两年,她一度只能按照给倪萍写台本的老师给的同样风格的台本照念,观众看到的是“像倪萍的周涛”而非周涛本人。1997年8月,周涛接到《综艺大观》导演陈雨露的电话,邀请她参与一期关于体验蹦极的节目录制,她答应了。在这次节目中,观众惊喜地发现了《综艺大观》的新色彩,有别于倪萍的知心大姐形象,比她小九岁的周涛给节目带来了青春与活力。那期节目后,周涛开始了个人主持风格的尝试,也获得了与台本老师沟通的话语权。

进入央视20年后,周涛再次寻求事业的边界。她离开央视,进入北京演艺集团担任首席演出官。2017年至今,她担任总导演,举办过三届“奥林匹克公园音乐季”。她认为自己没有转行,“一直在文艺领域往前走。”9月5日,2019年的音乐季首演结束,周涛身着红色休闲衬衫、戴一顶鸭舌帽与指挥、演奏和歌唱家们合影,笑容松弛,神情笃定。

2017年起,周涛终于可以和家人一起过除夕,也能坐在电视机前看春晚了。她会看到节目结束,字幕放完,一边看一边回忆,下个节目演员该从几号门上场,上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